还记得去年试用 Big Sur

我经历了梦魇般的半年,反之各种花式的崩溃。招数用尽,还错怪了鼠须管输入法,嗯,也不算特别错怪,有15%的原因吧,此外还有虚拟机软件等等的各种因素,也有eBPF 的网络抓包工具。

谁叫我弄开发呢,这些东西都算是必需品之一。

后来,今年年初的时候吧,过春节前后,痛了一番,哦,N 番,先是抹了数次盘,搞 TM 恢复,重装……无尽的折磨……然后抹盘放弃一些旧的环境,下载了 Catalina 安装盘,用一支移动硬盘做成安装盘,来了个全新安装,然后是无尽的各种环境重建,期间还弄丢了少少文件夹——因为我一直以为它们是在我的 TM 上能找到副本的——实际上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没有。

在发现了丢失了一组历史代码之后,确定找不回来之后,你知道我去了什么状态吗,就是那种贤者时间,两眼失焦,大脑放空,似乎此时应该有无尽的后悔,然而其实什么都没有。时隔半年之后回忆到当时的5分钟,或者是10分钟,no matter,都不重要,还是不能说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。

其实后来有一天,大约3月份吧,忘记了续费,然后我的 Gitlab 服务器也被回收了,TMD 只不过几天的延迟而已,就被回收了。兴许是丢啊丢啊丢的就习惯了,那时候我也是淡然处之,在线上的全部代码反正多数都是在 GitHub/BitBucket 上有副本的,也基本没什么心痛。

哦,跑题了,接着说 Big Sur 与我的不得不说的故事。

总之,我年初重装了 Catalina,一开始 Catalina 也闹别扭,崩啊崩的,我几乎准备跑天才吧换机器了。后来不知怎么忘了,或者是懒得预约,不记得了。然后磨合期过了,就正常了。

是的是的,就是当年我用第一台 MBP 时的那种正常,啥毛病都没有,啥软件都工作正常,不担心正在噼里啪啦敲键盘时“嗡”的一声就系统重启了,不担心盒盖后打开时“嗡”的一声,也不担心连开几个虚拟机时“嗡”的一声了。

它们回到了最初的那个状态。

所以今年这已经半年了,从回到正常起算,任何更新都不装了。

除了一个问题之外:XCode。

所以我放弃了做 iOS/macOS app 的开发计划。

而 Apple 居然又要发新的大版本 macOS 了,叫什么来着,抱歉和我没关系。有一天我会用新版本的,等到他们家芯片大版本迭代稳定之后如果我会买新 Mac 的话。

所以,Bye 了,Big Sur 及其后。

后记

所以丢啊丢的之后,现在我也算是在重新开始了。

🔚